购物车0

0件商品 金额总计:¥0元

首页 > 医疗资讯 > 媒体监督

记者暗访果汁饮料产业链 多用腐烂“瞎果”加工

  徐州安德利果蔬汁有限公司(简称“徐州安德利”)门口对面的马路,果贩子老王正在和几个刚刚从果汁厂送水果出来的果贩唠嗑,时不时瞟一眼停在马路对面的农用三轮车。

  那辆农用三轮车是老王从果农手上收购“瞎果”的车子,隔街望去车子上水果只码了一半,不过睡在躺椅上的老王却显得并不着急。

  在当地人口中,“瞎果”指的是由于一些各种原因并没有得到很好保护而腐烂变质,或是在未成熟之前就跌落的水果。

  约莫一个小时过后,一个骑着小型电动三轮车的果农将车停在他的脚边,“老王,这果(瞎果)还是2毛一斤么?”

  老王站起身坐上果农的小型电动三轮车,往他农用三轮车开去。而离老王的农用三轮车越近,一股水果腐烂变质之后的酸臭味就越刺鼻。当小型电动三轮车停下后才发现,农用三轮车货斗后滴下来淅淅沥沥的脏水和车上的水果是这股怪味的来源,而此前趴在水果堆上的苍蝇顿时四处乱飞。

  显然已经熟悉这样环境的老王,和果农熟练的将收来的瞎果称重,倒入老王已经准备好的还残留着一块块黑色印记的网兜中去,还没有等老王将钱算好,这时各村各组的果农都陆陆续续从各方冒出来,前后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几百斤的瞎果已经装袋堆放在一边。

  “这些果子都不能卖给老百姓吃的。”老王挥开在自己面前飞舞的苍蝇,按着计算器盘算着收来的数量,同时伸手指指背后的徐州安德利,“收来的都是要给公司的,按照这速度大概收到明天就能收完送进工厂去了。”

  说着,将计算器往农用三轮车上随手一丢,便往刚刚过来的马路对面的躺椅走去。而四处乱飞的苍蝇又一窝蜂地扑向了这些散发着酸臭味的水果。

  事实上,收购“瞎果”的正是这样一些我们耳熟能详的果汁企业。近日,记者分别走访了安徽省砀山县(海升、汇源分公司所在)、江苏省丰县(安德利分公司所在)、山东平邑县(汇源分公司所在),果汁企业之所以将企业选在这些地方,首要的原因就是上述地域均为周边地区甚至全国范围内的水果产出大县。

  正是由于上述县市的水果产量巨大,所以也意味着有更多“瞎果”能够供应到企业。而它们,正是果汁的生产原料。

  “瞎果”们的去处

  在砀山海升工厂的后门,记者发现有很多装载着满满一车厢腐烂水果的卡车,正等着进入工厂验称拿钱

  距徐州丰县不到百公里之遥的安徽砀山,此刻也在上演着类似的戏码。

  每年中秋来临之际,正是砀山特产——酥梨的成熟季节,而这个时候砀山县城内外的果农们都在想尽一切方法将他们的特产变成现金。

  今年砀山县的果农却笑不起来,年初寒流造成的损失尚未收回,7月初百年一遇的龙卷风更是给全县的经济造成了重大的打击,初步统计直接经济损失5.05亿元,其中农业损失4.14亿元,水果受损率达40%以上。

  遭受了自然灾害,果农们自然想着将仅剩下来的水果怎么能够最大化利益。

  果农老夏这几天正在将自己家果园中各种品相的水果进行分装,因为产量的减少,品相好的水果,将提高零售价格售卖。而对于品质稍差,或是已经产生变质的水果,老夏果断将这些水果售卖给附近的罐头厂商和果汁厂。跟随着老夏家的电动三轮车,记者发现从砀山县的园艺场到砀山县县城的路上,众多大大小小的水果行或是水果购销中心,正在收购品质较差甚至已经腐烂的水果,而在这些摊点周围少不了的是水果腐烂变质的酸臭味和一群群闻味而来的苍蝇。

  “这些水果都是我们县内果汁生产企业所需要的,其他好的梨子、苹果则都会包装好销售。”当记者随笔询问路上的民众时,他们都给出了相同的答案。

  随意走到一个摊位,还没有走近鼻子就飘进一股浓浓的腐烂水果的味道,摊点周围地面上黑乎乎的一片证明这里长期从事着收购腐烂水果的生意。摊点旁边已经装好水果的框子也在不断向外留着腐烂的汁水。

  再走近点看,一堆堆装好的品质较差甚至已经腐烂的水果上,多只苍蝇不断在各个烂水果上来回起落。

  一位带着卫生橡胶手套的大妈,对于这种环境已经习以为常,满脸淡定的从前来出售零散烂水果的车上卸下货物,并且将收购来的腐烂水果进行转载。

  “瞧,这些蓝色的水果箱就是海升专门用来装水果的。”一位摊主指着码放在一边的蓝色水果箱说道。与此同时,记者走访了多家收售腐烂水果的摊位,并从相关负责人了解到,这些水果大多数的去向都是附近较大的果汁生产企业——安徽砀山海升果业有限责任公司(简称“砀山海升”)、砀山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简称“砀山汇源”)。

  但这些腐烂的水果是不是就如当地果农所言,大部分真的都被砀山海升和砀山汇源收购了呢?

  记者驱车来到了距离砀山县城15分钟车程的砀山海升。

  从砀山海升靠着马路的公司大门处,看不出有任何此前记者看到的装载腐烂水果的大型卡车进出。记者向周围果农打听,才知道一般装载腐烂水果的卡车都从砀山海升的后门进入。沿着砀山海升旁边的一条小路驱车进入,豁然发现有很多装载着满满一车厢腐烂水果的卡车一辆辆排开并且足有百米有余,这些车子都是等着进入砀山海升验称拿钱的。

  记者离这些车子几米开外就已经可以闻见一股股刺鼻的水果腐烂的味道。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砀山汇源。在占地甚广的砀山汇源,记者驱车绕场一周虽然没有发现砀山海升那样壮观的卡车长龙阵,但还是有运送瞎果的车辆时不时从砀山汇源的正门驶进,砀山汇源门口的绿化带周围也弥漫着阵阵酸臭。

  果农的生意经

  “在我们当地‘瞎果’都送到果汁厂做成果汁或是浓缩汁,品相较好的但是不能达到零售程度的水果一般都运往罐头加工厂”

  再把镜头转回到徐州丰县。

  收完瞎果后,老王休息的地方已经聚集了几个刚刚从安德利送瞎果出来的司机,为了等着同乡一起回城,他们闲着无聊便摆起了牌局,牌局上他们谈论最多的就是今天收水果的时候有没有被扣钱以及被扣多少。

  扣多扣少自然关系到这些果农们的收入。

  果汁厂们收购这些品质不高的水果榨成果汁或是浓缩果汁,自然少不了节约成本的考虑。原料成本的低下,为这些工厂的终端产品创造了相当的利润空间。而在这个利益链条最上游,果农和水果购销中心的商贩们也在依靠大量的“瞎果”赚取着并不高的利润。

  在砀山县城,基本上每个人都和当地产量最大的水果——酥梨和桃子的种植脱不开关系。

  陈师傅在砀山县城开出租车,不过他们家的主业却是种植水果。由于种植着几亩果园,在果子成熟前的几个星期,她就开始向她的乘客推销自己家的酥梨。

  一阵攀谈之后,陈师傅打开了话匣。当记者询问她如果有长得不好的水果,或是因各种原因产生变质的水果怎么处理时,陈师傅很爽快地告诉记者:“这些果子放到市场上肯定没有人去买,与其这么烂在自己家里要花费时间和精力打理,还不如低价卖给果汁厂换点钱回来。”

  据记者了解,当地果农对于这些果子的处理方式和陈师傅是一样的。

  不过果汁厂们并不直接和这些果农接触,连接果农和果汁厂的纽带则由当地大大小小的水果购销中心或是水果行来充当。

  老陈经营着砀山当地一个规模较大的水果购销中心。据老陈介绍,每天最少从他的购销中心向附近大大小小果汁厂运送的“瞎果”都在二三十吨左右,最多的时候每天60多吨的“瞎果”都送过。

  “在我们当地‘瞎果’都送到果汁厂做成果汁或是浓缩汁,品相较好的但是不能达到零售程度的水果一般都运往罐头加工厂。”老陈指着购销中心空地上整齐堆放的看起来品相较好的水果说道,“因为制作罐头的要求较高,有疤痕或是很重的划伤或是大小不一的水果,原则上是不能去制作成水果罐头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我国药品保健品虚假广

  今年11月17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下称“食药监局”)公布2012年第三季度违法广告公告,经《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梳理发现,20……[详细]

卵巢癌误诊肠癌 台湾

  法官根据“卫生署”等鉴定报告,认定糠手术前未向家属解释并获同意,也未会诊妇产科直接开刀摘除组织、没进行冰冻切片病理检查等……[详细]

牡蛎碳酸钙咀嚼片(西药)

钙缺乏症 骨质疏松 ¥22     ¥23

阿胶(中药)

补血滋阴 润燥 ¥385     ¥377.7

京万红软膏

活血解毒 消肿止痛 ¥23     ¥21

欧姆龙上臂式电子血压计

智能测压 静音开关 ¥723     ¥635

西洋参

补气 养阴生津 ¥48     ¥45

好百夫康软膏

皮癣 皮炎 ¥18     ¥16